五条人 音乐人 一席第131位讲者
有时候你觉得诗意的东西,我觉得有点恶心; 我觉得诗意的东西,你说这是什么鬼。

大家好,我们是五条人乐队。我们有一首歌叫《城市找猪》。

我们在田野上面找猪

想象中找到了三只

小鸟在白云上面追逐

它们在树底下跳舞

我们在想象中度过了许多年

想象中比谁都疯狂

刚才我们在一席找猪,找到了三只。但是很多人没有弄清楚,五条人究竟有几个人。我们先来解决这个问题。

五条人就是我们乐队的名字,它的英文名就是WuTiaoRen,不是Five people。所以它跟五月天、跟F4是有区别的。五月天它肯定要有五个人,F4要有四个,那五条人就未必。

从08年开始,我跟阿茂两个人一起发行了EP,到09年出了第一张唱片。这个时间段的五条人,就只有两个人。

这个时候记者问得最多的问题就是:

五条人为什么只有两个人?

有一个很严肃的电视台采访,这个记者也是做过功课的,她事先听过我们的歌,了解我们。她的第一个问题就是这个问题。我们的回答没有让她感到满意,还是在打听另外三个人的消息。她说不可能,五条人就应该有五个人。

但是我们的回答还是那样,阿茂很严肃地跟她说:“沙发上就坐了两个人,我们乐队的全部成员就坐在你面前。”到2011年发行了我们的第二张唱片之后,我们加入了一个新成员,然后这个问题就变成记者一定会问:五条人为什么只有三个人?

另外一个我们经常会被人问到的问题是:

你们为什么一直坚持用海丰话来创作?

就在不久前,有个记者采访我们,他事先就跟我们说:“我很喜欢你们最近推出的两首单曲,然后也很喜欢你们那首《像将军那样喝酒》。”

他说的这三首歌都是用国语唱的,都是普通话。

我就跟他解释,我们的第一张唱片跟第二张唱片确实有大量的海丰话,到了最新的第三张唱片《广东姑娘》,国语的歌越来越多。但之前的两张唱片也有用普通话唱的,所以不存在坚持这个问题。

音乐创作就是合适,你合适用什么语言,你就用什么语言来唱。所以在我们的音乐里面,你会不光发现海丰话,标准的国语,还有客家话。可以举个例子,这首歌就只有三句话,我们就用了广东的三种语言,大家可以听一下新专辑的《陈先生》:

1878年,伊生于海丰(海丰话)

1933年,佢死于香港(粤/白话)

1934年,其葬于惠州(客家话)

1878年,伊生于海丰(海丰话)

1933年,佢死于香港(粤/白话)

1934年,其葬于惠州(客家话)

用什么语言是根据现实生活,比如我回海丰,我跟我妈讲话肯定用海丰话。但是我在一席的现场,我肯定要用标准的普通话跟大家说。我到了英国,肯定用纯正的伦敦腔。

十几年之后

他奋斗成了有钱人

在泰国曼谷经营一家中餐馆

后来人民警察终于将他抓获

刘德龙他笑着说“萨瓦迪卡”

说到英语,我们这首歌是有英语的:这首歌叫《热带》,是讲一个杀人犯的,故事有点疯狂:他杀完人逃到泰国去了,经过一番努力开了家中餐馆,变成有钱人。但还是躲不过法律的严惩,最后人民到泰国把他抓获,抓回来判处死刑。那我们就加一点戏剧效果,就是“萨瓦迪卡”,还有那句标准的英文:

他一身正装皮鞋发亮发型斯文

看起来像是个有文化的人

用粉笔在地上写了 I'm hungry very much

所以根本不存在坚持用某种语言,关键是合适。就像电影一样,比如阿茂现在演一个黑社会老大,他是在东莞,讲什么话呢?

就像电影情节,就像你生活上,可能我们在场的有讲各种方言的,还有各种各样的口音。我觉得唱歌也是,音乐也是应该这样。它要来一点不一样的,没有一个标准。那这个问题就解决了。

但是解决这个问题之后还有另外一个问题,记者问:

你们为什么一直坚持用讲故事的方式来演绎歌曲,刻画边缘人物、底层人物,用白描的方式赤裸裸地描写现实?这样的话就失去了民谣的诗意。

我们先来解答民谣的诗意的问题。民谣的诗意跟摇滚的诗意,还有DISCO的诗意、爵士的诗意有什么区别。或者就说,他们这种诗意是不是统称就是一个诗意。有时候你觉得诗意的东西,我觉得有点恶心;我觉得诗意的东西,你说这是什么鬼。

所以我就跟他说,其实我们的歌曲里面,当然有大部分是用这种讲故事的方式来演唱,但是也有很多歌不是这样。我们很多歌也很有诗意,比如我们接下来要唱的这首歌,叫《我的头发就这样被吹乱的啊》。这首歌歌词很简单,很有诗意,我们的诗意。

你看那风

有时往东吹

有时往西吹

我的头发就是这样被吹乱的啊

我的头发就是这样被吹乱的啊

接下来这首歌叫《广东姑娘》,如果按照广东的三种语言,要么粤语,要么闽南语,要么客家话,但是其实这首歌是用标准的国语来演唱的。有些时候也不需要什么逻辑。

你说难得今天,阳光很美

不如我们来跳个舞

可我舞步凌乱,让人沮丧

总是踩到你的拖鞋上

算出去走走,晒晒太阳

围着世界转一圈

走带上小狗,把门锁上

走出我们的小房间

亲爱的广东姑娘啦啦啦

亲爱的广东姑娘我爱你

 ……

我和仁科2008年3月份的时候搬去了广州大学城的南亭村。我们在那里租了一栋小洋楼,有二层楼,90年代的时候建的。我们主要在那里卖打口CD和一些国内独立音乐人发行的独立唱片,还做快餐,那是后话。唱片店就开起来了,但是生意不好,已经没人买唱片了,但是异常地热闹。

经常会有一些朋友来我们那个店玩,《曹操你别怕》这首歌就是我们在那个时候创作的,翻译成英文叫Don’t Worry, Man。里面有一句话:

这是一次大伙瞎玩瞎唱瞎谈的时候,仁科忽然间脱口而出蹦出的一句歌词。我们觉得很酷啊,就想着应该把这句话发展成一首歌。

我们就慢慢地写了一部分的歌词,是讲我们老家那边农村打群架的一个故事,用海丰话演唱。但是这部分歌词出来之后,我们觉得还不够满意,不够完整。后来有一个潮汕的朋友,他在过来跟我们一块玩的时候说起潮汕地区有一个关于曹操的故事。

当然这个曹操不是三国里面的那个曹操,他是演潮剧的,扮演曹操。这个曹操在舞台上演着演着就老是往后台看。他为什么会往后台看呢?原来是后台有人在分番薯粥。分番薯粥的这个人也猜到了曹操的心思,就跟曹操说:“曹操,你不用担心。每个人都有一碗。”

曹操听到这句话就很火了,他说:“什么叫每个人都有一碗呢?你把那些番薯肉捞给别人吃,剩下的那些番薯水还能算一碗吗?你给我。”听完这个故事之后,我们大家都乐坏了。我们就把这个故事写成了一部分歌词,再把刚才我说的那个打群架的歌词结合起来,就变成了现在完整版的《曹操你别怕》的歌词。

就像电影那样,一个镜头一切,另外一场好戏又开始上演了。《曹操你别怕》到目前为止总共有四个版本,我们用了朋克的节奏,半音阶的solo,说唱,中国锣鼓的打法,还有模仿我们老家那边地方戏曲的一些唱腔。接下来我们要演唱这首,也就是我们的第四个版本。小宇的加入让这首歌变得更加地朋克。

你要做一道菜,你要把这道菜做得特别野味,那么你烧烤也行,乱炖也行,或者是盐焗也行,你肯定要不断地去尝试嘛。那么最后你就只能得到你特有的那种独特的味道。我们想,如果用做菜的方法来形容这首歌的话,可以叫乱炖。那么接下来,请听这首乱炖民谣——Don’t Worry,Man。

+完整演讲稿
五条人乐队
#音乐 /广州/2016.11.27
有时候你觉得诗意的东西,我觉得有点恶心; 我觉得诗意的东西,你说这是什么鬼。
评论(18)
发表评论
180****9183
0 0
真的好有趣噢
2019/05/30
回复
取消 回复
骆驼ku
0 0
真的超级爱五条人
2019/03/03
回复
取消 回复
WHL
0 0
有趣。
2018/12/12
回复
取消 回复
WHL
0 0
乐此不彼之创..人数?酷炫
2018/12/12
回复
取消 回复
查看更多评论
视频推荐
33′48″
原野
莫西子诗
#音乐/ 武汉/2014.04.12
63′27″
敦煌
樊锦诗
#文化/ 上海/2015.11.22
25′7″
下一个平衡在何处
吕植
#环境/ 北京/2014.07.22
29′16″
建筑漫步
冯果川
#建筑/ 深圳/2017.06.10

一席鼓励分享见解、体验和对未来的想象,做有价值的传播。2012年成立于北京,一席现场演讲,目前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杭州、深圳、武汉、香港、台北等城市举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