王梓 默剧演员 一席第654位讲者
我是一个默剧演员,这是我第一次在台上说这么多话。

大家好,我先做一下自我介绍。我叫王梓,是一名默剧演员。

默剧大家都知道吗?说白了,就是没有台词的一种戏剧表演形式。我平时在台上是根本不用说台词的,所以今天很崩溃,我有很多词要背。

我在台上唯一会说的一句话是:亲爱的观众朋友,我们的演出马上就要开始了,请大家把手机调成静音或振动的状态,不要拍照和录像。如果实在想留些纪念的话,我们是默剧,大家可以尽情录音。

今天在分享开始之前,我想还是先演一段吧。

▲ 吃泡泡糖

▲ 还吃泡泡糖

▲ 吹泡泡糖

▲ 嚼泡泡糖

刚才这一段叫《泡泡糖》。我相信大家是可以看到那个泡泡糖的,因为我相信想象力。泡泡糖的样子,它怎么变大,它粘在哪里,你们看到它的存在,所以你们会笑。这是想象力的共鸣,也是大脑送给我们的礼物。

我一直认为我获得的所有快乐都来自于想象。一出默剧的完成,我们演员在舞台上只能做到七八十分,剩下的是需要靠观众的想象来填补的。我相信我在表演的时候,可以找到我们每个人大脑里的共同点,我们可以掉到同一个脑洞。这是特别刺激的一件事。这个乐趣没有了,默剧也就不存在了。

不过很多时候我们不相信自己的想象力。几年前我录过一个综艺节目,是很小的一个电视台。我平时从来不录综艺,那一次确实是钱给的很到位,所以就去了。

当时演的也是这段《泡泡糖》,现场的效果非常好,和观众都玩在了一起。结果节目播出的时候,我整个人都懵了。他们后期给我的每一个动作都配上了卡通动效。

跟我刚才演的一样,我把泡泡糖吹大,然后打出去。他们给我加了一个白色的框,里面有一点颜色,我这样打出去之后,看着那个框就跟一个白胖子一样。

(策划人手绘特效图,意思一下)

我有一点怀疑人生。因为练这个挺辛苦的,要练得跟那个泡泡的形状很像,让大家看起来没有任何阻碍,这是很难的。它给我加个动画特效就把这件事情搞定了,那我练它干什么呢?

我知道加特效这个事情不全赖电视台,因为默剧在中国确实太少了,做的人也不多。国内我知道的默剧演员可能不超过十个,我们剧社就占了一半。我们平时会互相开玩笑说:您真是我见过的中国最好的默剧演员了,比剩下五个人都强。

这是我们剧社,拿大顶。我们成立在2011年,到现在有七年的时间了。一开始不是做默剧的,做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,当然都是表演。有一次我们突然想尝试不用语言去表演一个剧情,看能不能演出来,那个时候都不知道默剧是什么。

然后就演了,极其糟糕,没意思。但我们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,其实表达出真正想说的东西,是不需要语言的。于是就开始自己去琢磨、去摸索。

在这个探索的过程中有两个元素对我影响特别大。一个是卡通片。

不是现在那些制作很精良的,花里胡哨的,我喜欢《猫和老鼠》。它也是没什么台词的,通过动作和简单的音效表达情绪,但是特别有意思。

我从这里面吸取了很多动作的张力,加到自己的表演中。比如我有一个剧,一个小孩子找妈妈,我们平时怎么找?可能直接喊妈咪就好了,然后床下边找找,水瓶里找找。

但是你把这句话喊出来,加上一些动画效果的时候,动作上看着就不一样了,这是卡通给我们的画面感。

再比如我们平时要跑步,这样跑就好了。

但在卡通里面那个感觉就完全变了。

卡通片还有一点很吸引我。Tom和Jerry在追跑打闹的过程中会受伤,Tom甚至有时候就被切碎了。但是下一个画面它就又开始跑,也不知道为什么,没有逻辑,这就是小孩子的思维。

我非常喜欢卡通的世界,一切都可以是玩笑,这一秒死掉,下一秒就可以活过来。

还有一个动画片,想跟大家分享一下,叫《飞哥与小佛》。主角是两个小孩子,小天才。

有一次他们躺在地上说:我好想过冬天,我好想打雪仗,我好想滑雪。但现在是夏天,在放暑假,那怎么办?

于是他们决定在后院做一个冬天出来。很快节奏地开始测量,画图纸,搭了一个场景。最后他们真的把整个后院变成了冬天,天上在下雪,他们可以滑雪,堆雪人,打雪仗了。这一集的名字就叫《夏冬天》。

我特别喜欢这种感觉。人们费了很大的力气,去完成一个特别简单的事情,甚至这个事情有点白痴。

默剧里有很多也是这样的。我在爱丁堡看过一个剧,非常喜欢,是一个默剧演员带着他的儿子演的。他儿子还不到一岁,我估计他儿子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。

整部剧就是爸爸哄孩子,他会扮演很多角色,比如说第一场他是吸血鬼,他就表演站起来,变成蝙蝠飞。

过一会儿他演一个医生,正在做手术,在病人身体里掏啊掏的,这时候儿子从下面正好跑进来,就把他儿子给掏出来了。

后来他给他儿子戴一个太阳形状的帽子,他儿子就是阳光。

他就躲着儿子走,不过他儿子才不追他。我眼看着小孩爬过去,爸爸躲着,小孩扭头就走了,然后爸爸就趴在地上拿脚够他。

据说这个剧只能演到小孩子一岁的时候,再大就不能演了,他就懂事了。

我们就这么看了一个多小时,他一直在哄孩子。最后观众一起往台上扔水果玩具。当时现场的感觉是特别温暖的,我们所有人都在配合这场演出。

接下来第二个元素是小丑戏。

其实刚才你们也看到了,我和观众有很多互动,这是小丑戏里很重要的一点,演员跟观众的连接和交流。

小丑的第一课就告诉我们:把舞台上的错误,当作一个礼物。比如在舞台上摔了一个跟头,我不能起来跟大家说我没事,因为观众都看到了,我掩盖不了。我们要做的是把这个疼夸张地演出来,最好疼出层次,用这个错误逗大家笑。

大家那个时候的笑声,其实也不是嘲笑,是大家看到你极其勇敢的反应,一种很包容、很温暖的笑。

我们舞台上的意外实在太多了,给大家讲一件事。有一次我们在演出,一个演员在台上演,其他人在后台候场。干什么的都有,吃面包的,玩手机的。结果那个幕布没有挂好,塌下来了。然后我们大家就,这什么情况?

当时就感觉肯定完蛋了。把幕挂上去需要的时间太长了,我们所有人都去挂也要五六分钟。

对舞台来说,五六分钟是很长的,你不能让观众等这么久。所以当时我看到旁边有一个扫把,是前面演员的道具,我就赶紧拿起来走了出去。

我也不知道我要干吗,我就开始演清洁工,我开始扫地。

这个时候我们的音效师也挺逗的,他给我放了一个特别欢快的音乐,我就跟着音乐扫,其实挺忐忑的。

有的观众可能想看看幕布搭得怎么样了,我就到他面前去扫,让他看我,不要看幕。整个台都扫完了,他们还没搭好,我就跑下台在观众脚底下扫,观众都把脚抬起来。我继续扫,扫观众的身体。

所有的观众都知道我在拖延时间,但是全程大概五六分钟,大家都没有停止笑。在笑声当中,我们把这个幕布挂好了。这就是一个礼物。

这就是我所理解的,每一个错误都是上天赐给我们的礼物,生活当中也一样。

接下来想分享一下我的创作。《Pa!》,这个戏是我今年新做的,我很喜欢。很多人问我的创作动机,想表达什么。其实我一直说我是很自私的演员,我的作品从来不在意表达,也不需要深刻,我想当个白痴就好了。

Pa是一个象声词。在这个剧里,Pa就是关门的声音。这个戏从头到尾都没有剧情,就是一个人走出来,拿钥匙,打开一扇门,走进去,就结束了。这个剧有一个多小时,我反复地重复这段动作,每一次变换一个角色。

比如我会想,霸王龙怎么开门,它的手特别短,它够不到把手。

比如说一个牛仔,他跟任何人都决斗的话,他怎么跟一扇门决斗。还有小公主,她是很傲娇的,她怎么打开一扇门。还有忍者,我会想象很多的角色。

其实剧里那扇门代表的就是我家里的门。我们家是一个大铁门,特别厚重。每次用钥匙使劲在里面拧,我都感觉钥匙要断了。

当门打开的时候,它会发出吱吱嘎嘎的声响,家里也没有人,一片漆黑。我能看到黑暗从门缝里流出来,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体会。

那种感觉会笼罩我,特别害怕,可能是怕黑,也可能是那种孤独感在侵蚀我。所有这一切负面的情绪,等一开灯,屋子一亮,就没有了。但是那几秒给我的冲击是真实存在的。然后我就想,我要做一个戏。

我用这个剧把自己疗愈了。后来每一次开门的时候我会想那些好玩的桥段,想演出时候的那一刻,以及观众给我的反馈。我就不再害怕了,是真的。

那么在这个剧的结尾,最后一次走出来,我抹掉了所有角色。我把门打开,望向黑暗,什么都没有做,然后把门关上,转身离开了。

分享开始之前我有说过,这是我第一次在台上说这么多话,所以压力很大。现在在座的各位对我来说就像那扇门后的黑暗。

我就关门离开了。谢谢大家。

+完整演讲稿
默剧演员
#艺术 /广州/2018.12.15
我是一个默剧演员,这是我第一次在台上说这么多话。
评论(64)
发表评论
157****8295
0 0
看默剧表演莫名想到猫和老鼠
2019/02/18
回复
取消 回复
158****1133
0 0
个人觉得,在看默剧的时候真的是,自己也融入当中,不错!喜欢,生活中应该多一些这样的演员
2019/02/17
回复
取消 回复
林中鹿
0 0
每一个错误都是上天赐予的礼物
2019/02/16
回复
取消 回复
En
0 0
并不是非常了解默剧,但真的被这吸引了。演员很有魅力! 似乎哑剧和默剧还有区别呢。 相信默剧在中国一定会有更大的舞台被更多的人了解
2019/02/14
回复
取消 回复
查看更多评论
视频推荐
18′39″
严肃点,我要搞笑了
周奇墨
#不可归类/ 上海/2016.03.06
36′22″
故事新编
邬建安
#艺术/ 上海/2017.02.19
52′57″
摇啊摇,摇到外婆桥
阮仪三
#建筑/ 上海/2016.08.21
42′24″
这个人就是那个人
万晓利
#音乐/ 台北/2015.04.18

一席鼓励分享见解、体验和对未来的想象,做有价值的传播。2012年成立于北京,一席现场演讲,目前在北京、上海、广州、杭州、深圳、武汉、香港、台北等城市举办。